Ayuf.

从此再见了,青春的幸福

《二月一日》

      今天对于我住的地方而言是较为寒冷的。沿海地区在冬天刮起风来,那是刺骨的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寒假,我阴差阳错地当上了一名极富闲情的保安。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,但也可以在工作的时候小歇四、五个钟,以至于我有空暇写下这篇随笔呵。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今天是二月一日,离今年的农历除夕还有十七个日头。要不是在外兼职,我想我已经开始打扫家里的角落了吧。在少年时,总是厌烦寒假,因为要为过年劳动许多,觉得委屈受累。“寒假不是让我放松玩耍的吗?!”这样激进不满的抱怨总要在心里进行几次。

      果然活到老,学到老,这么多年,我渐渐学会不再抱怨这些家务活,因为跟家人在一起的时光也越来越少,我亦越来越珍惜。“为何不好好利用这宝贵的时间呢?”现在心里回荡的抱怨声变成了如此这番话。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"Everybody finds love   in the end."宇多田光的歌唱道。那是首悲怆的歌,但也是个沉痛的事实。人们不会满足于当前的幸福,只会无止境地追求,贪婪,蒙蔽了那微笑的幸福初衷。而对于伤痛,人们则会去惧怕,毕竟动物是自私的,更有甚者,选择不去面对,逃避,偏离了道德人性。

     而今的我,尚做不到日三省吾身。骗过人,欺过人,辱过人,伤过人,忧过人,信过人,励过人,也爱过人。截止今年一月三十一日,这些过去的时光,我感谢你们。每时每刻的点滴,会在心里不时地像泡泡一样冒出来,突然不知哪颗“啵”的一下裂了,便溅出几丝温意。


 

       然而如今,在这崭新的一天,沐着冬晨的暖阳,让我不禁想起一片段“那时候他们彼此温柔相待。也许是因为那时候在他们的生命里,除了年轻之外,什么也没有发生;在他们的爱里面,除了爱,什么也没有。”最后一句话让我有很深的印象,因为他确确实实的刻画了我青春的样子,义无反顾,无头脑地施舍爱。那时的年少轻狂,不知道什么是一辈子,就学着电视剧里的人瞎嚷嚷,学着替恋人制造浪漫;不知道什么是社会,就知道自顾自的谈理想,盲目地施与爱……结果,又失恋了也终于跌痛了。庆幸的是,在我冷静的时候,遇上了几篇好文章,几部好日剧,把破碎的心治愈,从此填在左胸里的,应该是一颗懂爱的心。也许曾替自己可怜,但我却觉得这样的自己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咦?小狗吠了,看看表,原来是时候给他做早餐了呵:)。

评论(3)
©Ayuf. | Powered by LOFTER